昆明纸箱批发
主页 > 昆明纸箱批发 >

银川400余所校外培训机构为何对招生信心满满

发布日期:2021-07-21 16:08   来源:未知   阅读:

  “你来,我培养你的孩子。你不来,我培养你孩子的竞争对手”——这是某连锁教育机构的广告语,一句话道出了家长对于孩子教育的担忧和焦虑。目前,教育领域“内卷”现象十分严重。“再苦也不能苦孩子”、“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很多家长为了自家孩子不被别人家的孩子甩开,争先恐后地给孩子报各种校外辅导班,让本该作为校内常规教学延伸和补充的校外培训,成了中小学生课余生活的额外负担。

  然而,商业气息浓厚的教培机构真的能为青少年描画美好明天?数目惊人的补课费用真的能消除家长的教育焦虑?

  周末的银川市金凤区育安巷,路北的唐徕中学一派宁静,可路南的多家培训机构却迎来了一周最繁忙的时刻,学生三三两两进进出出,接送孩子上课的车辆,让周边的停车场在双休日里也一位难求。 据不完全统计,银川有大大小小的中小学校外培训机构400余所。

  在这条不长的小巷里,宏蒙教育是“后起之秀”,还在用给家长随机拨打电话的方式“开疆拓土”,而一些“老字号”的教培机构,则早已拥有了一批忠实拥趸,他们或手握名师资源,或经过多年打磨,形成了较为完备的课程体系,两者任选其一,都不愁生源。

  银川市某中学八年级学生小苏从小学三年级起就几乎没有在周末痛痛快快玩过。“从6岁入学那天起就伴随着升学压力,谁都想在小升初时进入三所民办初中,为升入重点高中打下基础。”小苏的母亲黄女士说,三年级才开始学奥数的小苏,已经比同班的孩子起步晚了不少:“我与几位家长一起多方考察教培机构,听说一家培训机构的老师在提分方面很有技巧,遂将其‘挖’出来,租了教室,单教我们这五六个孩子。”起步晚,自然要比别人多费一番功夫。四年级的暑假,老师安排了45节课,每晚从7时到9时,两个小时不间断刷题,几乎贯穿了孩子们的整个假期。“孩子说眼睛疼,可疼也没有办法,你不付出,就会落后。”密集的课程一度让黄女士失去了宝贵的“出游自由”:“一个假期,仅补奥数就花费6000多元。还有英语要补课,语文阅读理解和作文还想再提分,为了小升初时的面试能大方应答、拿下印象分,我们还报了小主持人班。加上为了培养兴趣所报的书法和小提琴课程,一个假期光补课就花费2万多元,这笔钱,足可以供一家三口出国游了。”

  在“白+黑”、“5+2”中度过了繁忙的小学时光,就在小苏准备冲刺民办初中时,2019年7月初,银川市教育局公布取消小升初民办中学面谈的招生方式,改为公开摇号,以限制择校热,推进教育公平。“那几年补过的课、东风康明斯助力“专致杯”洒水车争霸赛,刷过的题不能白白浪费,即便是摇号到公立初中,也应该借助之前所打的基础,继续努力,保持优势,期待能在中考时进入心仪高中。”黄女士又开始给孩子报名新一轮的各种培训班。

  2020年,银川市53959名初三学生参加中考,三区11所城市普通高中最低录取控制线分,其中,备受家长青睐的银川一中、二中、唐徕中学最低录取分数线分。

  去年中考结束后,不少针对初高中教学的校外培训机构将每所高中的招生名额列成表格,各校招生名额及该机构学生被招录的情况,都会以醒目的字体标注出来——这一串密密麻麻的数字,无形“鞭打”着数以万计的家长带着孩子,在校外培训的路上策马狂奔。

  连日来,记者对银川市多家校外培训机构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名师辅导”仍是一些教培机构赖以生存的“不二法宝”。

  在位于兴庆区北安街的一家针对初高中校外培训的机构里,负责业务推广的老师明确表示,该机构有一些名校名师:“具体哪个学校、哪些老师,我不方便说,家长都是冲着这些老师来的。”

  在银川教培行业深耕多年,在一中附近、中山公园西门都设有分支机构的“老资格”教培机构,也因手握难得的“名师”资源而不愁生源。今年大三的小袁,高中阶段就在这家培训机构一对一补习化学。“很多家长都说这里有重点高中的老师任教,但从始至终我们没见过老师,培训机构很神秘,不允许家长和老师见面。”小袁的妈妈米女士说,“名师”补习费用不低,一节课700多元。

  “银川市培训机构教师来源主要分两类,一类是所谓的‘名师’,通常被认为是有公办学校背景的教师;另一类是培训机构自己培养出来的专职老师,在名气和经验上,较之‘名师’可能略逊一筹。”位于银川一中附近的一家培训机构负责人说,在银川,能够打出“名师”旗号的培训机构有七八家,这在行业内是公开的秘密,这些老师多数不会固定在某一机构里,而是在多个机构做兼职,周末“串场子”。“家长们都迷信名师,曾有家长闹出‘乌龙’,教培机构宣称是一中名师,家长缴费上课后,才知道是贺兰一中的老师。”

  “‘名师’之所以出名,是因为有优秀的学生做支撑。”一家培训机构负责人坦言,很多在学校里拔尖的学生都流向了拥有“名师”的教培机构里,绝大多数普通的培训机构只能接收成绩略差的学生,“经过一届届毕业生的反馈来看,有‘名师’的培训机构越发有名,普通培训机构的生存空间被严重挤压。”

  没有“名师”加持,不少培训机构只能打出“优惠牌”,推出一系列有买有送的“大课包”。

  玲玲今年上高一,因为学校的课程进度较快,遂向父母提出了校外补习的要求,经多方咨询,父亲李先生选定了一家同学家长推荐的培训机构:“交费的时候,培训机构工作人员推荐了‘大课包’,说是交费越多,折扣越多。我们一次性交了4万多元课时费,平均每节一对一的课时费约为600元。”

  让李先生遗憾的是,补习效果非常一般,他中途也萌生过停课的想法,但得知退费手续非常烦琐,遂将退课的计划搁置,让孩子继续每周末补课。“我在培训机构办理过退费,等费用退回账上时,都是半年以后了。”银川市民丁女士说。

  在兴庆区民族南街名人大厦一家培训机构里,前台接待人员介绍,该机构也实行多买多优惠的“课包制”:“买两门课程超过一年时间,可享受6折优惠。”但这优惠并非人人可得,这名接待人员说,该机构安排试听课,必须在试听当日完成交费的,才有资格享受折扣,并且学费还能立减1000元。

  以高一年级一对一课程为例,两门课程一年优惠下来须交课时费3.2万元,一旦交了钱,家长对课程不满意,如何退费?该接待人员说,课时费尚未用完,可根据课程原价退费。

  前不久,媒体曾报道银川市极简教育培训中心“名师”冯志权履历光鲜,宣称在19年的代课经历中,帮助过3000余名初三、高三学生提高英语分数,平均提分50分以上。如此“名师”反倒引起家长怀疑,银川市兴庆区教育局及市场监管部门已介入调查。

  从校外培训机构被越来越多的家庭需要开始,这里就不是一片“世外桃源”,教培机构卷钱跑路、所安排的课程及配备的老师与承诺严重不符而引发的纠纷多次见诸报端。

  2020年8月,成立仅两年的泽林教育突然人去楼空,40多名家长所交的近20万元课时费打了水漂,有的孩子在交过学费后仅上了4节课,就面临着“被退学”的窘况。

  2018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明确规定校外培训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2019年4月,《银川市校外培训机构办学行为“九严禁”》正式实施,其中包括“严禁以名师、名校进行招生宣传、承诺保过、张贴应试成绩和学生考取学校相关消息;严禁在公示的收费项目和标准外收取其他费用,一次性收取费用时间跨度不得超过3个月”等。2019年8月1日,自治区教育厅等5部门印发《宁夏校外培训机构设置指导标准(试行)》的通知里也规定:对于学科类培训,要防止误导家长学生、杜绝虚假宣传和超前超标培训;从事语文、数学、英语及物理、化学、生物等学科知识培训的教师应具有相应的教师资格,任教教师的姓名、照片、任教班次及教师资格证号要在培训机构的显著位置予以公示;收费项目及标准应当向社会公示,并接受有关部门的监督,不得在公示的项目和标准外收取其他费用,不得以任何名义向培训对象摊派费用或者强行集资。

  2020年10月起,银川市各县(市)区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回头看”行动,发现受疫情等因素影响,一些本身实力较弱的校外培训机构已被市场淘汰,主动停止办学。另外,一些培训机构以全年课包等优惠活动吸引家长一次性交纳全年费用,“一次性收费不超过3个月”的规定未能有效落实。

  “做这一行如果舍弃教育的初心,急功近利地进入,掘金之后还能‘全身而退’。”一名培训机构负责人称,2020年之前,是银川市校外培训市场发展的黄金期,各方资金纷纷涌入,之前从事煤炭、房地产等行业的老板,也都转入教培行业,摩拳擦掌等待分一杯羹。

  “门槛很低。正规的培训机构需要消防、教育等部门颁发的相关许可证,可有些‘名师’只需要租间教室,就有学生跟着他跑。”一家培训机构负责人坦言,一间房、一支笔,就能撑起一家培训机构,往往这种无证无照的培训机构学生却不在少数:“银川一中附近有一间营业房被租为教室,学生最多超过百人,一张单人课桌能坐3人,连过道里都站满了学生。”

  “源源不断的热钱涌入教培行业,虚火之下,资金链断裂、商家跑路的现象时有发生。经营者‘一走了之’,后果却由学生家长来承担。长此以往,降低了整个行业的信誉度。”一名培训机构负责人为此苦恼:“现在对外说我做校外培训,总感觉低人一等。”

  银川市消防救援支队相关负责人关心的则是教培机构的安全问题:根据国家相关规定,校外培训机构办学场所应当坚固、安全、适用,无隐患,有安全疏散双通道,且不得租赁学历制学校或幼儿园的场地,也不得使用民用住宅、地下室、车库等作为办学场所。办学场地须有《工程竣工验收合格证书》或工程质量鉴定书,以及消防部门提供的合格证书。一些私人开办“隐藏很深”的培训班,如何保证学生们的安全?

  3月31日,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表示,近年来,各地积极开展校外培训机构的治理,取得了积极成效。但是一些地方仍然存在着不少突出问题,主要表现在校外培训仍然过热,超纲超标的培训行为仍没有得到根本解决。一些培训项目收费居高,有的培训机构退费难、卷款跑路的问题还时有发生。这些问题的存在,既加重了学生的学业负担,也加重了家长的经济负担和精力负担,对此社会反响非常强烈,广泛呼吁要进一步加大治理力度。

  今年,教育部把这项工作列入重点工作任务,将会同有关部门按照系统治理、标本兼治的工作思路,采取更加有效的措施,进一步加大校外培训机构治理力度。

  “如果想要做得长远,相关部门必须加强监管。打铁必须自身硬,真正回归教育初心,才能为银川市的中小学生们带去不一样的教育体验。”银川市学而思分校校长浦衡春表示,校外培训机构要准确把握自身定位,任何“名师”都无法利用周末一两节课代替学生在学校课堂上所学的内容:“培训机构只能是学校教育的有益补充,家长不能本末倒置,如果不重视学校每节课的45分钟,想通过在培训机构的学习实现‘弯道超车’,那无异于痴人说梦。”

  对于校外培训机构乱象丛生的现状,全国各地都在引发争论:校外培训还应不应该存在?今年,全国政协委员陈众议在全国两会上提出了彻底取缔校外培训机构,还孩子一个健康快乐的学习时光的建议。

  教培机构该不该存在?学生家长董军侠提出,无论是优等生还是普通学生,多数都希望通过校外培训来弥补在校学习的不足,能见识学校之外的更多题型,扩大自己的知识面:“从这个角度看,校外培训机构不应该讨论存在与否,而是应该研究如何让它更好地存在,如何加强监管,培育优秀机构,引导更多的培训机构理性竞争,走上正规化的道路。”

  在媒体工作的丁先生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刚上初中,看到孩子每天写作业到深夜,周末还得继续“赶课”,他很心疼:“初中升高中的比例那么低,不拼怎么办?如果职业教育能够得到高质量发展,在社会上,‘蓝领’也能得到他人发自内心的尊重,孩子多一条路可以选择,还需要挤高考这座‘独木桥’吗?”

  “自治区教育厅下文明确禁止应试、超标、超前培训等行为,但放眼当下的校外培训市场,这些问题仍然不同程度存在。”自治区政协委员马莉表示,一些校外辅导班的培训内容相比课堂所学提前不少,假期学习下学期内容、初二学习初三内容:“违背认知发展客观规律,伤害学生的创造力和探究能力,在培养学生思维能力方面没有起到正面作用,甚至影响学生的自信心和学习自主性。”

  “改善校外培训机构的乱象在于改革教育评价体系,当前过热的培训需求,固然与教育机构的营销套路有关,但更主要的是以分数为导向的单一评价体系,导致基础教育严重应试化、竞技化,家长不惜代价将孩子送到各种辅导班,就是为了争取那一丝并不确定的优势,所谓‘提高一分,干掉千人’。”马莉说,当前我国也在探索素质教育改革、职业教育改革等,这些都是有益的尝试,当机制越趋于完善,那么市场也就更加合理。另外,要强调对校外培训机构的监督管理,过去虽然也出台了很多相关文件,但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得到有效落实,政府和相关部门对校外培训机构必须从准入机制、备案审查、监督监管等多维度全方位监管起来,引导培训机构回归理性,回归教育本真,真正使校外教育成为学校培训的有益补充。(记者 秦 磊 李 锦 张 涛 文/图)

  地址:宁夏银川市兴庆区中山南街47号宁夏日报新闻大厦 邮编:750001新闻热线传真 合作洽谈www.008jb.cn